当前位置:主页>最新动态>
08毕业生求职现状:京沪深穗月薪平均降1千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3月28日的一场春雨让北京降温10摄氏度,也再次浇灭了孙健求职的信心。“早上七点起床就赶去招聘会,企业虽多,可不是要求有项目经验,就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营销类工作。几圈转下来,我发现自己能做的职位不多,到头来只投了3家企业。”

北京信息工程学院应届毕业生孙健虽然早知道找工作不容易,可没想到会这么难。

连头驴也找不到

“很多人告诫我们这些应届生,说要骑驴找马,不能光想着一步到位,骑上高头大马。可现在的问题是,我连头驴也找不到呀。”

孙健中午回到学校后已是午后一点,匆匆泡了一包方便面就了几块饼干后,又马上动身去参加下午一家企业的面试。

“原来听前几届学长说,从我们学校毕业后去做IT行业的程序员,一般都是3000多起薪,好的能到4000元左右,本来对找工作充满了希望的。可是从1月份考研失利,开始发简历找工作起,到现在已经3个月了,经过了无数的笔试和面试,到现在,连跟用人单位谈工资待遇的机会都还没有过。”

孙健考研之前没觉得找工作有多费劲。考研之后开始发简历,“一开始我的标准还是没听说过的公司不进;100人以下的公司不进;不在写字楼办公的不进。”就这样挑三拣四地每天只发三四封简历。

“这么发了两周后,一共只有两家企业让我去参加笔试。我就开始降低了标准,再小的公司也开始投了,一天能发20来封。现在,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看公司名字了,只要有职位我基本符合,就发过去,一天投个50封一点也不稀奇。”

“这几周,我们成长的速度比过去3年还快。”“天天去各种招聘会投简历,去各家企业面试、笔试;挤地铁、在外面吃饭,花费的时间金钱不说,关键是日益临近的毕业日期让我们负担太重了,一下子就长大了。”

“挺好的,6月就去上班了,你们放心吧。”和孙健一个寝室的王皓就这样一次次地用“善意的谎言”安慰父母。
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